PHP文學
 
關鍵詞:長生不死  武動乾坤  異界魅影逍遙  重生之賊行天下 靈羅戒 弄潮
您當前所在位置:PHP文學>> 仙俠小說>>仙路春秋

第兩千一百六十七章 天道反芻

更新時間:2016-04-29  作者:高慕遙
在搜索引擎輸入 "仙路春秋 PHP文學" 或者 "仙路春秋 phpwx" 就可以找到本書

仙路春秋 第兩千一百六十七章 天道反芻
(四合一)

(四合一)

葉白在與這天地浩劫斗,其他的星域,同樣有極多的修士,在各施手段。

這些修士里,最耀眼的,還屬“天劍”顧始終,這位沉寂了無數年的天才金修,終于將實力暴露在人前。

一尊,兩尊,三尊仙神之身!

星主三境,這就是如今的顧始終的境界,為了挽救這場浩劫,顧始終甚至連金祖的氣運神物蒼生劫都掏出來了。

金星域的修士,也是終于知道金祖的氣運神物在哪里了,自然是一片羨慕嫉妒恨的目光。不過無論是時機,還是實力,都已經輪不到他們來覬覦這件氣運神物。

顧始終名聲大振,自然是成了金星域的希望之星!

可惜,連祖級境界的葉白,都無法阻止這場浩劫,更不要提星主三境的顧始終了。

碎金星海,莫二并沒有冒險暴露自己符祖傳人的身份,來阻止這場浩劫,他是多精明的一個家伙,更何況和葉白廝混慣了,知道即便是天真的蹋下來,葉白也會在他之前先扛起來。

土星域,水星域,均沒有傳出土祖水祖傳人現身的消息。冰星域的那位虞峻城,就更不要提了,此人仿佛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一般,從未傳出過冰星域有這么一位不得了的天才修士,當然,或許是在閉關苦修著。

黃泉界里,紀白衣得到消息之后,聯手忘川老人,也是奔赴最靠近的空間壁壘處,可惜二人都無能為力。

新仙界里,因為分布在外打探消息的修士,大多境界沒有太高的緣故,季蒼茫是眾人中,得到消息最晚的。

得到消息之后。季蒼茫的神色,更是罕見的古怪。

那不只是震驚,而是帶著某種驚懼,這種神色,絕不應該出現在季蒼茫這樣的修士臉色。

他的目光里,更是好似陡然想起了什么一般。血色退去。

來報告消息的,是第一神將李冬陽,李冬陽從未見過如此神色的季蒼茫,而且是如今他肯定探測不到境界的季蒼茫,本能的就感覺到,季蒼茫的心里,藏著一個大秘密。

“大師兄——”

李冬陽輕聲喚了一句,私底下的時候,他還是喜歡喊季蒼茫為大師兄。

季蒼茫一震醒來。看著李冬陽,沒有說話,似乎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大殿之中,有忽來的空間波瀾陡起,一瞬之后,顧青鋒走了出來,氣息同樣是深不可測。

“冬陽,去通知星君之上的所有人來這里。這里先交給我吧。”

顧青鋒到來之后,淡淡道了一句。

李冬陽微一沉吟。應是而去。

大殿之中,只剩二人。

顧青鋒看著季蒼茫,神色如同季蒼茫一般的復雜,傳音道:“蒼茫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不要去相信他的話。你和第一大哥,是不一樣的,你有生生不息令,我也更強,這場劫。只是一場劫,和你沒有關系!”

季蒼茫聞言,微微點頭,神色鎮定下來,只有二人自己,知道在說什么。顧青鋒的境界,或許仍不如季蒼茫,但依舊能夠給他一些指引。

“帶我們度過這一劫吧!”

顧青鋒敞開聲音,錚錚有力道:“若真的有人能解決這一場劫,我只相信你和葉白。”

季蒼茫再次點頭,嘴角微勾了一下,徹底恢復正常。

很快,四帝八星君,醉夢老人,王仲陵,均都到來。

季蒼茫將事情簡單再講了講,便和顧青鋒先出發,囑咐眾人跟上,去仙界之外,最靠近空間壁壘的地方。

季蒼茫和青帝,同樣是速度飛快。到了那里之后,才發現葉白已經等候在那里。

三人見禮之后,不等他們二人問,葉白已經丟給季蒼茫一個苦笑,搖了搖頭道:“我解決不了,看你們的了。”

季蒼茫已經感覺到,葉白和自己,是在同一境界的,青帝亦感覺葉白比自己更厲害,二人聞言之后,目光凝了凝。

季蒼茫道:“你攻擊了嗎?”

葉白點了點頭。

季蒼茫道:“除了攻擊之外,或許有其他的方法定住。”

葉白當然明白這個道理,只是他已經被雷祖先入為主,不覺得真的還有其他什么方法,聞言之后,遞給季蒼茫一個你說了算,我聽你號令般的神色。

季蒼茫沒有與他多客氣,看著那洶涌而來的空間波瀾,揣摩起來,而青帝,則是在看了幾眼之后,眼中泛起凌厲之意,摸出了自己的氣運神物——熱血丹心劍。

這是葉白第一次見到此寶。

此劍長四尺九寸,造型古樸簡單,色呈青墨,刃身上,有一縷血跡樣的紅,平添了幾分殺伐之氣。劍身綻放出青色光芒,仿佛青色霧氣一樣,將劍身包裹,乍一看去,并不太顯眼。

葉白看的微微一笑,他如今幾無敵手,這種感覺其實沒有那么好,今天正要看一看星主三境的顧青鋒,又孕育出了什么手段。

顧青鋒取出熱血丹心劍后,一劍擊出。

失望之色,幾乎是瞬間出現在葉白的眼睛里,顧青鋒的這一劍,當然很強很強,但其中蘊藏的,仍是天道之力,葉白只看了一眼,就能大致判斷出威力,比起他的最強雷拳的第十一拳——雷生,應該還是差著一些的。

星主三境和祖境!

絕對是一個巨大的鴻溝,不是顧青鋒不強,是葉白太強!

劍芒刺進空間波瀾里,無有絲毫動靜傳來,顧青鋒已經收回熱血丹心劍。

轟隆隆——

剎那之后,綿綿不絕的爆炸之聲,開始響起,那空間波瀾里,仿佛藏著無數頭星主境界的修士,在展開自爆一樣。氣浪滾滾如天,不知道了蔓延了多少里開去。

一時之間,三人眼前,模糊起來。

但三人都能清晰的感覺到,那氣浪之后的空間波瀾,甚至沒有倒掀。就再次襲了過來。

顧青鋒搖頭笑了笑,倒也灑脫。

二人一邊為季蒼茫守護,一邊思索起來。

又五六年后,新仙界的一干星主才趕來,可見葉白三人速度之快,已經遠遠超出了眾人的認知。

而在這五六年,季蒼茫已經嘗試了不少手段,自己的終極手段,已經施展過。沒有效果。

在見識過季蒼茫的終極手段之后,葉白心中,有不妙的感覺升起。

季蒼茫的神色,也是越來越凝重起來。

等到新仙界的一干人來,季蒼茫的目光,幾乎是立刻看向了四帝之首的“陣帝”溫良玉,溫良玉立刻查看起來,其他人。同樣查看。

新仙界的這幫星主,加上葉白。可謂陣容強大。眾人絞盡腦汁,各施手段,也沒有找出辦法。

溫良玉這個老家伙,首次在眾人面前,暴露出了迷天千幻旗,可惜也是無用。

眾人神色。個個越發難看起來。

“諸位,你們先回新仙界吧,我和葉白,要再商量一下。”

無奈之下,季蒼茫令眾人回去。

眾人告辭而去。顧青鋒在深深凝視了季蒼茫一眼之后,沒有離開,留了下來。

季蒼茫看著他,有些無奈的搖頭苦笑了一下。

“你們兩個,是不是藏著什么事情?”

葉白微瞇著雙眼問道。

季蒼茫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葉白,你的心里,應該也藏著一樁事情吧。”

葉白笑了笑,說道:“走吧,挑個清凈地方,讓我們三人好好談一談,看看出路究竟在哪里。”

二人點頭同意,飄然而去。

很快,三人來到一處三級星辰上,尋了一處山谷,就在谷中開辟出石室,聊了起來。

葉白開門見山,先把自己見雷祖,且雷祖告知自己的那兩場劫的事情說了說。

“大師兄,若是你不能消弭這場浩劫,難道雷祖說的是另有其人?”

說完之后,葉白不解問道。

季蒼茫和顧青鋒的臉色,此刻已經聽的越發的復雜起來,二人悄無聲息的交換著眼色。

“……葉白,雷祖前輩說的這個人,應該就是我,只是我沒有用對那個方法而已。”

沉默了好一會之后,季蒼茫才開口說道。

葉白聞言,喜道:“如此那更好,大師兄,這一場劫交給你了,后面一場我來!究竟是什么方法,你想到沒有?”

葉白心中一松的同時,又豪氣干云起來,自然是不能輸給季蒼茫的。

季蒼茫神色,異常復雜的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葉白,在告訴你這個方法之前,先讓我來和你說一樁陳年舊事,那也是我和顧前輩,心中深藏的一個秘密。”

葉白點了點頭。

“蒼茫——”

顧青鋒在此刻,神色激昂起來,有些悲憤般的說道:“我仍不相信他說的是真的,我們一定能想出其他辦法的!”

季蒼茫擺了擺手,示意他不必多說。

葉白看著二人,感覺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氛。

季蒼茫沒有再拖延,直接道:“葉白,你可還記得情義老仙?”

葉白點了點頭。

季蒼茫點了點頭道:“從絕望之地回歸之后,情義老仙便被我們解決了,但他在臨死之前,曾經告訴我,他之所以要殺我,是因為第一仙帝前輩讓他這么做的。”

葉白目光怔然。

顧青鋒則是唏噓起來。

不等葉白問,季蒼茫接著道:“第一仙帝前輩,之所以留言令他殺我,是因為他在臨死之前,堪破了紀元之子這個身份的本質,這個身份,將會給這方天地,帶來紀元浩劫,只有紀元之子死了,才能消弭這場浩劫。”

葉白聽的目光震顫,又覺得很滑稽。季蒼茫這樣寬仁的修士,又怎么會引發出什么紀元浩劫來?

“一個身份,便能引發浩劫,簡直是莫名其妙,我不相信!”

葉白冷哼了一聲。神色不屑。

顧青鋒附和點頭。

季蒼茫聞言,目光空遠起來,嘆息了一聲道:“你們或許不相信,但我已經想通了。事實,或許真的如此。”

二人看向他。

“情義老仙曾告訴我,這場浩劫的名字。叫做紀元浩劫,又被第一仙帝前輩稱為天道反芻大劫!我一直想不明白,這天道反芻四個字的意思,現在,我終于明白了。”

季蒼茫接著說道:“我乃紀元之子,天道之外,最大的變數,這場浩劫,該是那偽天道要殺我引發出來的。葉白,你該不會忘了,冰祖死后,那偽天道始終沒有出過手吧,現在,該是他再次出手了。”

葉白聞言默然,目光陰沉難看下來。

沉默了好一會之后,葉白問道:“為什么是現在。他要殺你,任何時候都可以。”

季蒼茫苦笑道:“或許是因為他。感覺到我如今,終于夠資格威脅到他了吧。若我沒有猜錯,這場浩劫開啟的時間,一定是我進階祖境的那一刻。我想,這一步,一定也是他不想走的。但他沒有其他底牌了。他是算準我了,他在逼我自己去死,以我的死,來了結這場劫,這就是那唯一的消弭大劫的方法。”

“你不用說了。我不相信!”

葉白咆哮了一聲,目光凜冽起來。

顧青鋒閉上了眼睛。

季蒼茫看著葉白,繼續道:“葉白,我說了這么多,你應該終于明白一件事情的原因了,為何我能消弭第一場浩劫,卻消弭不了第二場。”

葉白面色,越發如死灰一般,他怎么容許季蒼茫去死,若換成其他人來,一定是保住自己,但葉白很清楚,季蒼茫若是真的覺得,只有這一條路,那就一定會犧牲自己,去救所有人。

“或許這個世界上,本就不該有我存在,否則為何一次又一次的因為我,死上那么多的生靈。”

季蒼茫目光,無限失落與愧疚。

葉白聞言,心中一陣堵塞,為什么像季蒼茫這樣一個,有著正直人格和遠大理想的修士,要背負這樣的命運?他該有著更光彩的一生,成為流芳百世的人物。

如今,若是季蒼茫剛才所說的一切傳出去,保管不知招來多少罵名和唾棄,又有多少惡心虛偽的修士,來到他的面前,以大義的名義,請求他為了挽救這方世界,犧牲自己。

但他有什么錯?

一時之間,洞中沉默無聲。

“不對,不對!”

過了沒一會之后,葉白目光一亮,陡然搖頭道:“一定還有其他方法,大師兄,你不要忘了,還有一位存在,在與他制衡。”

顧青鋒首次聽說這件事情,不解的看向葉白。

季蒼茫眼中卻沒有亮芒亮起,只道:“那一位存在,只怕也有苦衷,否則怎么會容許他用這樣濫殺無辜的卑劣的手段來殺我,況且雷祖又怎么會留下那段話給你。”

葉白目光再次沉了沉。

沉了沉之后,葉白就目光一狠道:“大師兄,那偽天道要殺你,另外一位也靠不住,既然如此,我們便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,我們自己,搏出一條生路來!”

話到最后,葉白再次咆哮,他骨頭里的兇性,再一次被激發出來。

顧青鋒聞言,亦沉聲道:“蒼茫,葉白說的對,這場劫,就算真的由你而來,也沒到你輕易放棄的時候,或許那個消弭大劫的人,真的不是你。振作起來,一定能夠找出方法的。”

季蒼茫感受到二人對他的在乎,更感覺到二人傳遞過來的信念,終于收拾起了心神,微一思索之后,重重點了點頭。

“葉白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顧青鋒直接問向葉白。

葉白思索了片刻道:“我們分頭行事,前輩,你和大師兄去黃泉,找我岳父紀白衣,讓他以火祖傳人的名義,號召九祖傳人齊至,共抗這一次的大劫!”

“好!”

顧青鋒點頭同意,季蒼茫亦點了點頭。

葉白又道:“我要親自去找一個人,把他挖出來,算一卦!”

目光之中,有深邃的神色凝結。

水星域里,五級星辰。移海星。

這里是水星域的修士云集之星之一,因為這里有著水星域最大的修真坊市之一。大浩劫到來的消息,已經傳到了這里。

修真界里,一片雞飛狗跳之相。

有人趁火打劫,有人舉宗而逃,有人四處奔走。找尋著對策。

人間紅塵之中,倒依舊是車水馬龍,井井有條,尚未知道浩劫將至,各自干著自己的活。

在一處名為君子國的國都之中,更是熱鬧,到處都是人頭攢動,聲音鼎沸。大街之上,行當齊全。應有盡有。

既然應有盡有,就不會缺算命先生。

“君子下馬問前程,將軍留步求仕途,南來北往的客,來我這里算一算,保你前程無憂,青云直上。”

長街拐角處,一方木案邊上。那算命先生,嘴里滔滔不絕的吹噓著自己的算命水準。不過客人卻沒有半個。此人也不在意,依舊是嘴角笑嘻嘻的。

這算命先生,是個中年男子,穿著一身灰不拉嘰的寬大道袍,身材卻瘦小,獐頭鼠目。留著兩撇小八字胡,兩只兩鼠眼里,不時有精芒閃過,相貌猥瑣的很,一副騙子模樣。全無半點仙風道骨,正是久違的高有道。

高有道此刻,氣息全無,看不出境界,也不知道是為了感悟什么,扮成一個普通的算命先生,在這人間繼續打滾起來。

一邊吆喝著,一邊喝著濃茶,一邊打量著過往的凡人,神色格外的輕松,看的出來,高有道的日子,過的不錯。

陡然,高有道眼前花了一下,目中猛的精芒亮起,再凝目看去的時候,只見他之前隨意看去的長街的街道那頭,幾百米遠外,人群之中,多了一個熟悉的身影,背負著雙手,正朝這里走來。

青袍。

黑發。

雄壯筆挺的身影,仿佛永遠屹立的大山一樣。兩只虎目里,射出異常復雜的神光,直勾勾的落在高有道的身上。

行動之間,看起來和尋常的凡人,沒有任何區別,但落在高有道的眼里,卻仿佛是最玄妙的某種道術神通一般,每一步都令人動容,都充滿了與天地不分彼此的味道。

高有道看的先是目光一顫,隨著神色黯淡下去,露出一個就知道躲不過去般的唏噓神色。

“有道,找個地方談一談吧。”

那青袍人影,自然是葉白,走近之后,淡淡傳音了一句。

高有道聞言,沒有回答,默然收拾起了自己的吃飯家伙,一桿長幡,一筒竹簽,一把黃紙,一枝大筆。那動作,慢慢騰騰,仿佛是一個最蒼老的老家伙的一般,又予人心事重重般的感覺。

桌子是問后面的店中借的,高有道沒有取,將雜物揣進包袱里之后,拄著長幡,漫步而去,七拐八拐之后,進了一個幽靜異常的胡同里,撕空而去。

再出來的時候,已經是高空白云里,葉白也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邊,二人并肩而行。

誰也沒有說話,這一路上意外的沉默。

自從在絕望之地,找到季蒼茫,又解決了出路的事情之后,葉白和高有道,就再沒有碰過面,二人仿佛仇敵,刻意回避著對方。

葉白心中,有沒有愧疚,高有道心中,還有沒有恨,只有他們二人,自己最清楚。

在虛空里,飛了盞茶功夫,高有道落到一處高山山腰,穿林而去,又是七拐八拐,陡然眼前一亮,進了一處山谷之中,谷中只有一間木屋,該就是高有道的尋常修煉之地。

屋外樹下,石桌一張,石凳四只,高有道走到一只凳邊,一屁股坐下,就再沒有動靜。

葉白好一陣尷尬之后,說道:“有道,你現在應該是星主二境了吧,我實在很為你高興。”

高有道聞言,面皮扯了扯,哂道:“就算是星主二境,在你面前,早已經是什么都不是,還不是你想逮就逮!”

說完,又補充道:“或許自從我們認識的那一刻起,你就想把我高有道怎樣,就可以怎么樣了。”

二人這第一次對話,高有道就把當年的事情挑出。可見心中對葉白,一直堵著一口氣。

葉白面色,微微沉了沉,就冷道:“有道,當年之事,的確是我做的不對。若你想追究,可以敞開來對我提要求。”

他亦是桀驁性子,當年之事,錯了就錯了,但高有道若是冷嘲熱諷,以葉白的性子,也是有些無法接受。

高有道聞言冷哼,沒有再言語。

葉白看的一陣頭疼,想起正事。還是咬牙道:“有道,你該猜到我是為什么來的,我和大師兄,均想不出解決辦法,特地來求助于你。”

“沒有!”

高有道冷冷道了一句,直接回絕。

葉白壓著性子道:“這世間,若有人能夠找到方法,我相信一定是你。我愿意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來換這一卦。”

為了保住季蒼茫的命,再加上之前之事對高有道的愧疚。葉白也是舍得。

“不用算了,這一卦我不會算的。”

高有道仿佛負氣的孩子一般,再一次生硬回絕。

葉白聽的有些懵了,說道:“有道,你要想清楚,這不光是為了這方大千世界里的其他生靈。也是為了你自己,若是任由那浩劫吞噬下去,你也要完蛋的!”

高有道哂然一笑,說道:“那又如何,總之我不算這一卦!”

葉白聽的幾乎要罵娘。高有道難道也變成了一個,他以前所遇過的那些瘋子一般的修士嗎?

好一陣沉默之后,葉白目光炯炯道:“有道,我不管你是不是還在怨恨于我,這一卦,你必須算!”

“你又要來逼我了嗎?”

高有道唰了一下就站了起來,目光銳利如刀的盯著葉白,怒聲喝道。

“這一次,你打算怎么逼我?把你學過的那些的禁制手段,一起用在我的身上嗎?你來啊,我不怕你!”

高有道瞪大著眼睛,看著葉白,神色猙獰。

二人之間,仿佛舊事重演。

葉白看著高有道,突然生出陌生的感覺,若說高有道對他有怨恨,他可以理解接受,但現在的這個高有道,仿佛瘋子一般,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,就要和葉白來斗這一場氣,實在是叫葉白感覺到不可理喻。

二人四目相視,氣氛森冷。

“……有道,如果你是這樣的態度,我不介意再逼你一次!”

葉白目光,冷峻起來。

高有道聞言,哈哈怪笑了一聲。

“你就是這樣的人,你就是這樣的人!”

高有道指著葉白的鼻子罵道:“為了自己親近的人,可以不惜將任何人推進火坑里!”

葉白聽到高有道這么說他,心中猛的痛了痛,面上青筋跳了跳,也站了起來,怒道:“為了我親近的人,我的確不惜將任何人推進火坑里,但這一次,我是為了所有人,為了這個大千世界里的所有生靈,也包括你!”

“你還想騙我到什么時候!”

葉白話音還沒落下,高有道就喝道:“你以為我不知道嗎?你根本就是為了救季蒼茫來的,只有他的死,才能挽救這場浩劫!”

話音落下,葉白震然呆住。

高有道在道這一句后,亦呆在那里。

“……你怎么會知道這件事情的?”

好一會之后,葉白喃喃說道。

高有道目光沉郁,聲音低沉道:“我的祖師算皇,他為第一仙帝卜的最后一卦,就是這一卦。他的傳承里,告訴我的。”

“沒有其他方法嗎?”

葉白問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高有道再次冷冷道了一句。

葉白郁悶到無語,痛苦道:“有道,就當我求你,算這一卦吧,大師兄他不能死。我也絕不止是為了他,其他生靈,也不應該死在這一場浩劫里!”

“他不能死,我就能死嗎?”

高有道的情緒,再一次激昂起來。

“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

葉白瞳孔一縮。

高有道深深凝視著葉白,神色異常復雜道:“我不知道,到底有沒有其他方法,來化解這場危機,但如果我敢算這一卦,我必死無疑!這一卦。必定是逆天的一卦!”

葉白愕然,終于知道高有道死也不肯答應算這一卦的原因。

“在你心中,還是季蒼茫的命,重要一些吧!”

高有道看著葉白,聲音有些陰森道:“你這一次,是否像上次一樣。為了季蒼茫,犧牲我高有道的性命?”

葉白默然。

高有道又咆哮道:“季蒼茫的命是命,我高有道的命,就不是命了嗎?我高有道就是貪生怕死,我有錯嗎?憑什么犧牲我的命,去救他的命?我欠你們的都還了!”

面對高有道的這一個個問題,葉白呆立在那里,心中五味雜陳。

這是高有道。

這一瞬間,葉白生出。季蒼茫命運已經注定了般的感覺。那感覺,令他痛到撕心。而這樣的一個高有道,同樣令他心痛。

“有道啊……”

葉白輕輕喚了一聲,就再說不出話來,若換成是他自己,舍出性命,也會去救季蒼茫。

但他能夠要求高有道這么做嗎?

他已經做過一次這樣的事情,還能做第二次嗎?

“我不逼你。我不逼你……我再也不逼你了。”

葉白神色,異常痛苦的重復了幾句之后。終于是轉身而去,那身影落寞而又凄涼,哪里有半點祖境修士的風采。

而高有道吼出那一個個問題,眼眶也莫名的紅了起來,看也不看葉白的背影,冷哼了一聲。坐了下去。

二人心中,均都知道,這一次,是徹底撕破臉了,再沒有任何回環的可能。哪怕葉白理解了他的貪生怕死,但這樣的人物,還有結交的必要嗎?

黃泉界里,再一次熱鬧起來。

大劫消息傳開之后,不知道已經有多少修士,躲到了黃泉界來,而當新的黃泉界主紀白衣,傳下消息,請九祖傳人前來,共抗這場大劫的消息傳開之后,又是無數修士沸騰。

個個趕往忘川城來,就要見一見,九祖的傳人,究竟是哪九個家伙。葉白到達忘川城的時候,城中已經是鬼修,血肉修士無數。

以葉白現在的心情和實力,自然是懶的偽裝的,到來之后,幾乎是立刻引來一片猜測。

他是不是就是雷祖傳人?到底是不是?你倒是給個痛快話啊!

可惜,葉白從來不承認。

葉白神色冷峻,頂著無數修士的目光和神識,進到紀白衣的界主府中。

“都有誰到了?”

領他進府的,是紀小白,此刻的紀小白,境界竟然還是彼岸后期。

紀小白聞言,傳音回答道:“除了大師伯,顧青鋒前輩,溫良玉前輩,莫二師伯,還有忘川前輩,月龍祖師他們之外,來的只有金星域的顧始終前輩。”

葉白微微點頭,皺著的眉頭,沒有解開。

父子二人,無聲前行。

陡然,葉白轉過來看了一眼紀小白,沒好氣的罵道:“你的境界是怎么回事,為何還是彼岸后期,你要磨蹭到哪一天?你大哥他早就已經是星主了,你的那些侄子侄孫都要趕上你了。”

紀小白聽的頭皮炸了一炸,明顯感覺到自己老爹的情緒,有些不對勁。仿佛是一個苦苦壓抑著的火山一般,隨時會爆發出來。

幾百年前,葉白就是見過紀小白,也是知道他的情況的,上次什么也沒說,這次卻開罵,一定有原因。

紀小白從小就有些怕葉白,沒敢多問,小聲道:“老爹,你是知道的,冰冰死后,我的歡樂道心,就再不可能進階到朝徹境界了。”

“那就和仲陵去討一顆見獨丹,廢掉你的歡樂道心,重鑄其他意境。”

葉白冷冷說道,這是葉白唯一能想到的方法,帝默就是先例。葉白也再不容許自己的兒子,這樣消沉下去。

紀小白聞言,沒有立刻回答,神色復雜。

在他心里,歡樂道心便是和鳳冰冰掛鉤在一起的,只要歡樂道心還在,就仿佛鳳冰冰還活在他的心里一般,他擔心粉碎了歡樂道心之后,他會漸漸將鳳冰冰遺忘。

“我說的話,你聽到沒有?”

葉白陡然停住腳步,目光異常威嚴森冷的盯著紀小白。

“……老爹,我的未來,我可以自己做主嗎?”

紀小白在呆了片刻之后,終是挺著胸膛說出這話來。

“小兔崽子,連你現在也要和我唱反調了嗎?”

葉白似被激怒,一把抓著紀小白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,瞳孔凝縮成兩點,兩只眼睛里射出的銳利目光,仿佛要將他洞穿了一樣。恐怖的氣息,亦壓在了紀小白的身上。

紀小白駭的身軀顫了顫,面上血色退去,這樣子的葉白,絕不是他熟悉的那個老爹。

“葉白,你在干什么?”

溫文而又有力的聲音,從不遠處的方向里傳來。

葉白轉頭看去,不見人影,神識掃去,只見一道儒雅斯文的青年鬼修,站在數里外山頂的一處大殿門口,目光冷峻異常的盯著葉白,赫然是月龍道人,盡管他的境界,早已經被葉白遠遠甩開,但那筑基期起,就以老師的身份和葉白相處,而生成的威嚴,沒有半點弱去。

月龍道人腳步一踏,便到了二人身邊。

“你現在境界高了,便打算隨意主宰其他人的命運了嗎?”

月龍道人喝道。

葉白目光沉下,終是放開抓住紀小白的手,一身不吭,陰沉著面色,獨自而去。

“師公,老爹這是這么了?”

紀小白喘了幾口大氣,有些不解的問向月龍道人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月龍道人凝視著葉白的方向,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或許是這一次大劫,帶給他太大的壓力了吧。”

紀小白微微點頭,心中并無怨恨,只有對葉白的擔憂。

很快,葉白就進了月龍道人剛才身后的大殿。

大殿之中,七道人影,紀白衣,季蒼茫,顧青鋒,忘川老人,溫良玉,莫二,均已經在那里。

除了他們之外,還有一人是顧始終。

這不是葉白第一次見到顧始終,事實上,當年那場黃泉拍賣大會上,顧始終也曾去,葉白看過他一眼,但只到今天,才有機會,仔細打量起他。

顧始終身材高大,穿著一身天藍色的樸素長袍,三十出頭模樣,面相卻只算尋常到有些粗獷,肌膚是有些病態的蠟黃色,予人不欲久看般的感覺。

但若是看下去,反而會覺得極其的耐看,好似充滿了一種別樣的男兒魅力一般。尤其是那雙深邃靈動異常的眼睛,令整個平凡的面孔,仿佛都只是為了襯托他那雙眼睛一樣。

顧始終見到葉白,一對黝黑的眸子里,亮起了兩團雪亮的芒彩,但很快就收斂下了去,平凡的面孔上露出一個異常爽朗的笑容,朝葉白點了點頭,仿佛老友重逢一般,絕不予人虛偽做作的老江湖的感覺。

“終于見到葉兄了,這么多年來,我數次想要奔赴遠古雷庭,與葉兄切磋手段,最后均都自感還差一截,沒有成行,實在是慚愧的很。”

此人一張口,聲音更是親切。

“見過顧兄,我早該猜到金祖的氣運神物,在你手上的,也應該落在你這樣的人物手上。”

葉白亦朝此人行了一禮,他當年就覺得,顧始終此人,和季蒼茫很像,這種像,不只體現在精神氣質,風采自信上,更體現在擔當上,若這個大千世界里,沒有葉白,沒有季蒼茫,顧始終或許是最耀眼的那一個。

“彼此彼此,比起葉兄,我仍多有不如。”

顧始終微笑著,謙虛回了一句,風度極佳。(

仙路春秋 第兩千一百六十七章 天道反芻

在搜索引擎輸入 "仙路春秋 PHP文學" 或者 "仙路春秋 phpwx" 就可以找到本書
上一章  |  仙路春秋目錄  |  下一章
全站強推小說編號
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