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P文學
 
關鍵詞:長生不死  武動乾坤  異界魅影逍遙  重生之賊行天下 靈羅戒 弄潮
您當前所在位置:PHP文學>> 王雄小說>>凌霄之上

第三十九章 你錯了

更新時間:2018-02-14  作者:觀棋
在搜索引擎輸入 "凌霄之上 PHP文學" 或者 "凌霄之上 phpwx" 就可以找到本書

凌霄之上 第三十九章 你錯了
金烏城!

從不周山南,陸續有妖神歸來了。

不周山歸來的妖神們,驚嘆于金烏城發生的事情,妖帝和東皇,兄弟反目成仇了?東皇要鎮殺十二公主與常羲妖后?

歸來的妖神,好似做夢一樣,露出不可思議之色。

而金烏城的妖神們,卻聽著來自不周山南的情況。

羲離女神死了?中了巫族的埋伏?東皇太一本來要開開心心迎娶羲離女神的,結果,卻是巫族的圈套,巫族不僅害死了羲離女神,還差一點害死了東皇太一,東皇喪偶之痛,才會情緒大變,要回來殺公主與常羲妖后。以至于妖帝、東皇反目成仇?

妖帝、東皇,在妖國中的地位,都極為的高,以至于,就算發生了如此大事,也沒有哪個妖族敢亂嚼舌根。

不過,所有妖神一起看向九尾狐的時候,都不自覺的露出一種看死人的目光了。

這一切的起源,都是九尾狐造成的!

若不是要等待妖帝、東皇回來處置,此刻九尾狐不知要死多少遍了,而日神族的族人、普通的妖民,不斷用石頭砸著九尾狐。

九尾狐癱軟在地,眼中只剩下深深的驚悚了。

所有人都在等,等太陽上,等大雷音宮傳來的情況。

所有妖神想不到,此刻的太陽之上,大雷音宮雖然不在有爭斗,卻陷入了一股莫大的悲哭之中。

“夫君,你就為了這么一群蛇不蛇、藤不藤的怪物,你要殺太一?他可是你親兄弟啊,夫君!”羲和哭泣之中。

“哇,哇,哇…………!”

一群小金烏,卻是心有余悸的叫著,特別是被太一救下了的老六,此刻看著帝俊,一臉的歡喜。

這種來自血脈的聯系,讓帝俊不用看,都能感受到,這是自己的種!這十只小金烏體內,流淌著的是自己的血。

這才是自己的兒子,這才是我的孩子。

而眼前,東皇鐘鎮壓之下,常羲、十二公主復活了,復活之際,已經變成模樣,不在是之前女子模樣,而是男人的形態,更重要的是,其中幾個公主復原,甚至化為蛇藤模樣。看的帝俊眼中一陣嗡鳴。

一旁羲族長緩緩能動了,驚訝的看著四周:“這,這剛才發生了什么?常羲妖后呢?”

“常羲?剛剛要害死我的孩兒,被太一鎮殺了!”羲和哭著說道。

“鎮殺,鎮殺好啊,啊,不好,那是常羲妖后,那太一……!”羲族長還沒弄清楚眼前情況,驚訝道。

“太一?被夫君劍刺入胸膛了,忽然沒了,我也不知道,忽然沒了,嗚嗚!”羲和悲傷的哭著。

羲和聽到太一臨走前所說的‘永別了’,羲和有種感覺,或許,從此再也找不到太一了。

羲和感覺的沒錯,或許,羲和一輩子都找不到太一了,因為,太一根本不在這個時代了。

“常羲?巫元尊?長生不死族?”帝俊看著眼前東皇鐘鎮壓的一群怪物,整個腦袋都是一陣嗡鳴。

太一走了,走時留下被自己刺傷的鮮血,還有那十幾滴淚水,卻好似一瞬間將帝俊心中的怒火全澆滅了。

帝俊也不知怎么了,忽然間心中無比悲傷,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充斥全身。

“若常羲是長生不死族,那太一,也不是我弟弟,他只是王雄,他只是奪舍我弟弟的王雄,他只是王雄!”帝俊吶吶自語。

帝俊好似在不斷強調著王雄的身份,似在不斷催眠自己,告訴自己太一是騙子,可,不管如何催眠,帝俊都感覺心被狠狠的刺了一刀。

“夫君,為什么啊?為什么要殺太一啊,你為什么啊?”羲和哭著說道。

“他不是我弟弟,他是王雄,他害死了我弟弟!奪舍了我弟弟!”帝俊低聲說著。

一眾妖神聽不到,但,羲和卻聽到了,帝俊又說這話了?

四周,一眾妖神還想前來安慰,但,羲和卻開口道:“出去,你們所有,全部出去!”

“啊?”一眾妖神驚訝道。

所有人都看出,帝俊情緒不對勁,可羲和喝斥,眾妖族只能紛紛退去。

“羲和,這是怎么了?”羲族長還想詢問。

“你也出去,出去!”羲和悲痛的叫著。

羲族長一陣愕然,但知道羲和有話要對帝俊單獨說,也沒有多打擾。

大殿之中,只剩下十個小金烏哇哇的叫喊,羲和卻是輕輕的扶著帝俊,羲和能感受到,帝俊身體的緊繃,此刻,好似處在一種天人交戰的狀態。

“夫君,我們是夫妻,你告訴都怎么了?為什么你說太一不是你弟弟,為什么說他是王雄?我們是夫妻,夫君,你對我說,好不好!”羲和柔聲道。

帝俊因為太一的絕望而不知自己情緒怎么低落了,又因為常羲、十二公主是異族,更加的受到沖擊,此刻,心靈無比的脆弱。

羲和是妻子,自己最親近的人,帝俊看著羲和,悲聲苦笑:“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,我也不知道!”

“那你從頭說,我聽著,我聽著!”羲和柔聲道。

帝俊悲痛之中,從自己誕生開始說起,說到太一誕生,說到知道太一的身份,說著自己知道的一切。

這期間,帝俊臉上不斷扭曲,好不難受。

“我好希望,太一就是太一,為什么,為什么他不是!為什么他是王雄!”帝俊眼中閃過一股血絲。

“夫君,你錯了!”羲和卻是悲聲道。

“我錯了?我哪兒錯了?”帝俊抓著羲和的手。

“你弟弟?你說太一不是你弟弟,你說太一奪舍了你弟弟,你說太一害死了你弟弟,那你說,你弟弟是誰?不是太一,還有誰?”羲和問道。

帝俊一愣。

“你誕生的時候,你弟弟還沒開啟靈智,還沒誕生,就不存在你弟弟,若,你認為當初金烏蛋中的火氣是你弟弟,那害死你弟弟的,不是太一,而是你,你為了誕生,奪了你弟弟的精火之氣,是你……!”羲和苦澀道。

“我?”帝俊一激靈。

“精火之氣,根本不是生命,所以,你沒害死你弟弟,同樣,太一也沒有,太一從那蛋殼出來,與精火之氣融為一體,太一就是你親弟弟啊!”羲和苦笑道。

“可是,可是他是從未來穿越過來的!”帝俊依舊頑固道。

“那又如何?你如何認定誰是你弟弟?”羲和問道。

“我弟弟,是那蛋中誕生的生靈。”帝俊說道。

“太一不是嗎?”羲和問道。

“我……!”帝俊一陣語塞。

“從未來穿越也好,從古時候穿越也好,只要誕生了,從誕生的那一刻開始,他就是你弟弟啊!王雄怎么了?你弟弟是太一,和王雄有什么關系?或者,王雄就是太一,你糾結一個名字干什么?”羲和問道。

“可是……!”帝俊一時詞窮。

“我再問你,太一誕生之后,可懷有不良目的的在你身邊,為了傷害你,還是為了從你手中搶走什么?”羲和問道。

“沒有!”帝俊低著頭。

就因為沒有,帝俊如今,才有這一股負罪之感。

“不是沒有,而是,不僅僅沒有從你這得到什么,還不停的為你付出,你捫心而問,他有沒有對不起你?你是妖帝,萬妖為什么也尊重太一?因為,有危險的時候,太一一直搶在前面,不是他為自己征戰天下,而是為了夫君你,身先士卒。妖國,是太一教你的吧?祖龍島,也是太一幫你的吧?帝臨天下,少了太一,妖國能有這般氣象嗎?太一本來可以自己立國的,他怎么做的……?”羲和難受道。

“或許,或許……!”帝俊難受道。

“我不知道常羲是哪來的,但,常羲的的確確在害你的兒子,太一拼了命的救你妻兒,可結果,卻被你一劍刺了個透心涼,太一最后的話,我聽出了絕望,他說,再也不回來了,再也不回來了!”羲和難受道。

帝俊此刻心中也無比難受。

被常羲一番分析,帝俊忽然發現,昔日的猜忌,多么的可笑。弟弟?太一,就是自己弟弟,因為有著另一份記憶,就不是自己弟弟了?

從蛋殼里誕生的一刻,兄弟關系就確定了。

可就在剛剛,自己對弟弟下了殺手?

帝俊心煩氣躁,帝俊心傷難受,不斷催眠自己的聲音,被此刻的兄弟情感徹底沖垮了。

“我要出去走走,我想一個人靜一靜,不要跟著我,誰也不要跟著我,這里,誰也別動,誰也不許動!”帝俊難受的起身。

哪怕羲和的話,帝俊也不聽了,帝俊不想待在這里,待在這里,帝俊莫名的悲傷。

一步,帝俊跨出了太陽,帝俊也不知道去哪里,就這樣漫無目的的飛著,一路上,帝俊腦中好似要炸開了一樣,各種情緒都有。

“他不是你弟弟!”

“他就是我弟弟!”

“你弟弟已經死了!被王雄害死的!”

“不,我弟弟就是太一,金烏蛋中凝聚的第一個靈智,第一個生機,就是太一!”

“太一,就是我弟弟!”

帝俊腦中嗡鳴,難受的一聲大吼,也不知飛了多久。

“嘭!”

帝俊落在了一個山腳下。

這里,是太一誕生前帝俊居住的地方,這里,才沒有太一的痕跡,這里才能清靜。

因為,這里是狂神殿。

在太一誕生前,帝俊開辟的一個道場,就在不遠處的高山之上。

那高山之上,狂神殿已經崩塌了。

帝俊想要一個人靜一靜的到了山頂,到了殘破的狂神殿口。

狂神殿已經是一片廢墟了,好似被哪個山頭的妖怪破壞過了,一片狼藉。

只有這里,才沒有太一的影子,因為這在大地的西方,妖國的勢力,還沒擴張過來。

“哈,哈哈哈,哈哈哈!”帝俊取出一壺酒,一邊喝著酒,一邊哭著笑著,坐在山峰之巔。

“呀,狂神,狂神回來了!”頓時,一個驚呼響起。

卻看到,一個小妖怪驚喜的迎了上來。

“朱厭?你在這啊?”帝俊喝著酒,愛答不理道。

“奴仆朱厭,拜見狂神,狂神,你怎么哭了?我知道了,你一定也是為狂神殿難過,狂神,你走了這十年,來跟你學修行的大妖、小妖全跑了,其中一個大妖,還將狂神殿洗劫了一番!全跑了,他們全跑了!我狂神殿的基業,全沒了!”朱厭悲傷道。

“狂神殿的基業?哈哈,這也叫基業?”帝俊苦澀道。

“當然啦,我狂神殿,可是這方圓萬里,最大的妖山,雖然沒什么族人,但,只要狂神你回來了,狂神殿一定會興旺的,到時,狂神收弟子千個?不,一定要收弟子萬個,到時有萬個妖怪聽狂神命令的!”朱厭興奮道。

“萬個妖怪?哈哈哈哈,這就是我以前的狂神殿?萬個妖怪屬下,已經是最大的目標了,而太一幫我打的妖國,就一個太陽宮,服侍的侍從就不止萬個!”帝俊忽然好難受。

“狂神,你怎么又哭了?”朱厭驚奇道。

“走,這狂神殿,我不要了,一個小山頭,還沒有我的太陽宮大,我帶你去看看,看看我弟弟給我打造的太陽宮,哈哈哈,帶你看看,我的弟弟的杰作!”帝俊含著淚道。

“啊?”朱厭茫然道。

朱厭是狂神殿唯一效忠帝俊的小妖,此刻被帝俊帶著飛天,一臉茫然,沒多久,二人來到了金烏城。

“妖帝!”

“妖帝!”

“拜見妖帝!”

金烏城中,萬妖恭拜,一路跟來的朱厭,早就嚇傻了一般。

“這,這,這怎么可能?我一定是在做夢,一定是在做夢!”朱厭嚇傻了一般。

不遠處,九尾狐看到帝俊,頓時跪拜高呼:“妖帝,都是我一個人的錯,求妖帝饒我狐族,妖帝,你殺了我吧,放過狐族,妖帝!”

可,帝俊此刻情緒難受,根本沒有聽到九尾狐的呼聲一般。

站在金烏城的廣場之上。帝俊這時才仔細打量自己的太陽宮。

太陽宮,金碧輝煌,巍峨壯觀,就連昔日真龍、鳳凰、麒麟三族的宮殿,都比不了,當為天下第一豪華宮殿。

不遠處是東皇宮。

東皇宮卻簡樸無數,好似一個普通民宅。跟太陽宮比起來,這東皇宮,就是一個貧民窟一般的存在。

腦海中,帝俊不知覺的回憶起昔日自己說過的話。

“太一,你放心,以后,我有的,你也有,在妖國,你將于我平起平坐,我不會讓你委屈的!”

昔日的聲音在腦海響起,帝俊忽然感覺莫大的諷刺。

“哈哈哈哈,原來,我那么虛偽,哈哈哈哈哈!”帝俊痛苦的苦笑著。

畢方、鬼車等妖神紛紛前來。

“妖帝,不周山南,羲離女神死了!”鬼車難過道。

“我要知道一切!”帝俊看著鬼車。

鬼車馬上將知道的一切都說了一遍。聽著這一切,帝俊露出一絲苦澀。

這一切,都在證明著太一為自己的付出,太一若不是為了自己,也不會拋頭露面,也不會被巫族、異族設計。為了自己,身陷險境?

帝俊臉上露出一股痛苦之色。

一抬頭,頓時看到了太一關押摩柯的大殿。

東皇宮不大,很小,甚至那關押摩柯的大殿,都暴露在外。

帝俊一揮手,遠處大殿,瞬間打開,露出內部被囚禁的摩柯。

“怎么了?”摩柯驟然見到陽光,一臉茫然。

“隨我去見常羲,我要確定一切真相!”帝俊抓著摩柯的手,似乎都在顫抖一般。

“妖帝,東皇怎么樣了?”鬼車擔心的問道。

帝俊渾身一顫,卻沒有回頭,帶著摩柯沖天而上,直沖太陽宮而去。

ps:今天五更,這是第一更!

凌霄之上 第三十九章 你錯了

在搜索引擎輸入 "凌霄之上 PHP文學" 或者 "凌霄之上 phpwx" 就可以找到本書
上一章  |  凌霄之上目錄  |  下一章
全站強推小說編號
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