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P文學
 
關鍵詞:長生不死  武動乾坤  異界魅影逍遙  重生之賊行天下 靈羅戒 弄潮
您當前所在位置:PHP文學>> 歷史小說>>寒門狀元

第二〇五七章 姑嫂情

更新時間:2018-09-08  作者:天子
在搜索引擎輸入 "寒門狀元 PHP文學" 或者 "寒門狀元 phpwx" 就可以找到本書

寒門狀元 第二〇五七章 姑嫂情
沈溪走后,云柳心里非常失落,怔怔地站在那里,直到熙兒進到正堂出現在她面前。

“……師姐,大人走了嗎?你可有跟大人提及馬昂妹妹的事情?”熙兒關心地問道。

云柳道:“大人不讓我們管,顯然對那女子有很深的愛意,堅持要把她留在身邊。”

熙兒咬著牙道:“這女人,居然搶奪大人的寵愛,師姐,咱們這不成了養虎為患嗎?要不連夜把她送走,就說她自己逃走的!”

云柳怒道:“這種話你也敢說?違背大人的意愿自行其是,若消息泄露,你還想留在大人身邊?”

熙兒撅著嘴,顯得很不甘心。

“也罷!”

云柳道,“無論這女子是誰,接近大人的目的又是什么,至少她得到大人的憐惜,這是她的福氣,我們本就不是大人內宅之人,沒資格過問這些,大人現在對我們已是禮重有加,還能強求什么?”

熙兒想了想,雖然不情愿,但還是點頭。

云柳有些擔憂地道:“你可不能對此女有任何不敬,既然大人不讓我們管她的事情,那就徹底撒手,若讓她找到機會告狀,對你我沒有任何好處……還是按照大人的吩咐,按部就班行事便可。”

“知道了,師姐,我就當她不存在還不行嗎?管她做什么呢!以后她得不得寵,跟我們姐妹沒有任何關系。”

馬憐寓居的小院內,一直到日上三竿,馬憐才起床。

雖然之前已在朦朧中知道沈溪離開,但因當時太過困倦,她沒有起來相送,而且她不太喜歡離別時的傷感,索性便讓自己睡飽才起床。

等她整理完畢后,幫她整理頭發的丫鬟稱贊道:“夫人真好看。”

“就你嘴甜。”

馬憐嗔罵一句,對著銅鏡里的自己,微微斜著頭看了看,搖頭道,“好看有什么用?還不是沒法吸引大人……大人身邊的紅顏知己太多了,每一個都是傾國傾城的美人兒。”

丫鬟瞪大了眼睛,頗不以為然:“奴婢不信,這世間還有比夫人更漂亮的女子。”

馬憐回過頭看著丫鬟道:“天外有天人外有人,這世上的美人兒多不勝數,我不過是兄長送給大人的禮物,并不是什么夫人……記得在大人面前切不可如此稱呼。”

恰在此時,門口傳來老媽子的聲音:“少奶奶,之前探望您的那位夫人,現在又來了。”

馬憐稍微整理一下妝容,站起身來,親自出去迎接自己的嫂子。

但見一名嫻靜的女子提著個簍子,緩步進到院子,馬憐上前行禮:“見過嫂嫂。”

婦人淺淺一笑,露出兩個小酒窩,道:“這是哪里的禮數?應該是妾身給你行禮才是。”

馬憐趕緊過去相扶,隨即姑嫂二人進入屋內,婦人看了看凌亂的軟塌,驚訝地問道:“都這時辰了,你才起來?”

馬憐道:“大人昨夜留宿于此,走得很早,我因為很晚才睡,因而未能早起相送,便這樣了……”

說到最后,馬憐發現婦人目光中有種“會意”的神色,隨即嬌顏染赤。

婦人放下簍子,從里面往外掏東西,“你兄長前兩天又送來消息,說是二月中回京,朝廷三四月便要出征塞北,到時候你兄長會跟著一起出征。”

“嫂嫂,這些是……?”

馬憐看著眼前的東西,非常驚訝,因為眼前不但有黑米、花椒、風干牛肉等土特產,還有金銀首飾等值錢的東西。

婦人道:“權當是給你的嫁妝……你兄長帶回信來,特別說明,給你就等于是給沈大人,沈大人對老爺多有提拔,正愁沒地方給大人送禮呢。”

馬憐搖頭:“只管拿去給大人,送到我這里作甚?”

婦人笑道:“給你是一樣的,夫妻本為一體嘛。再者,你需要這些東西傍身,以后你若想更進一步,進到沈家內宅還得靠這些東西打點……另外,你還可以拿這錢買一些胭脂水粉什么的,女人應該多一些籠絡男人的手段。”

馬憐道:“不求進沈府,待在這里等候大人歸來也挺好的。”

“你個傻丫頭,才多大點兒?對于男女之事都是一知半解,之前沒教你,是讓大人見到你生澀的一面,男人嘛都有一些偏好,現在你不再是黃毛丫頭,一些事情也該教給你,也是為了讓你以后在沈大人跟前多些爭寵的機會。”

婦人白了馬憐一眼,隨后湊近神秘的笑道。

馬憐爭強好勝,聽嫂子說得自己就跟個孩子一樣,有些不太高興,當即道:“嫂嫂還是留著手段籠絡兄長吧,我不需要這些,寧可用真心對待大人,這才是我認為最好的固寵方式。”

婦人笑了笑道:“此話聽來都覺得天真,若靠一顆真心便能把男人籠絡住的話,這世上就不會有那么多獨守空閨的女人……你也不好好想想,你會用真心,難道沈大人家里的女人就不會?沈大人又不是只有你一個外宅,他在外面養多少女人你知道?”

馬憐香腮緊繃,不知該說什么才好。

婦人再道:“男人心思都一樣,身邊養著女人,還老想著外面的野花,有權有勢后女人就更不會少了,家里養外邊也養……你兄長雖未納妾,但之前在延綏他手頭寬裕時外面少了女人嗎?不過沒納進府罷了。這次他得沈大人垂青,立下軍功,回來后得到實缺,相信要不了多久便會納妾。”

馬憐臉色不悅:“我本就沒指望大人一直留在這里。”

“所以我才說讓你有一些手段,能籠絡沈大人。”

婦人道,“這位沈大人,在朝可說呼風喚雨,之前民間都在傳,說劉瑾倒臺后必然有人接替專持權柄,最有可能的便是沈大人,你現在留在沈大人跟前,那是因為你年少無知而且身上帶著一股純真無邪,你這樣的女子,就算生下一兒半女也無法走進他心里,再不爭寵的話,將來你只有跟孩子在這里日思夜想,但可能一年半載都見不到他一次……”

馬憐低頭不語,她是聰明人,知道婦人沒有威嚇她,所說問題非常現實。

婦人繼續道:“何況你未必能有一兒半女,你得大人垂青才幾次?你這年歲,并非生兒育女的最好時間,就算僥幸懷上,孩子未必能長大成人,若連孩子都沒一個,那你可能徹底失寵,無人問津,連嫂嫂我都不如!”

馬憐道:“嫂嫂現在日子不是過得挺很好嗎?就算兄長納妾回來,嫂嫂也是一家之主母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婦人臉上帶著自慚的笑容,輕嘆道,“很多事,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,你知為何我時常來看你……算了,有些事不說了。該教給你的東西,必須要教,不然我這個嫂嫂就是害你,而且你兄長也希望你能得到沈大人垂青,有你適當吹些枕邊風,你兄長才更有機會上進,畢竟春暖花開后對北方蠻子一戰,將是你兄長真正建功立業的機會。”

“嫂嫂,如果你不想,還是不教了吧!”馬憐雖然也知道婦人所言未嘗沒有道理,但她還是不想聽從旁人指點。

婦人站起身來,走到馬憐跟前,用手指在她額頭上點了一下,“你當我是害你?現在我能來見你,過些日子怕就不行了,今日來的時候有人跟著,分明是在監視我,以后你住在哪兒都未必知曉,那時只能靠你自己。”

馬憐目光中有些不舍:“我會跟大人說的。”

婦人搖頭道:“你還是弄清楚沈大人幾時過來,最好的方式,莫過于讓沈大人對你有更多眷戀……你兄長這人,為了得到權位幾乎是不擇手段,可馬家還剩什么?除了你之外,不就是我了?”

“嗯!?”

馬憐是聰明人,立即醒悟過來,花容慘淡。

婦人又輕輕嘆了口氣:“對你兄長來說,只要能得到權勢,你我都是可以犧牲的,這位沈大人是英雄豪杰,嫂嫂對他也是仰慕已久……”

言語間,婦人用一種熱切的目光望向馬憐,不過這次馬憐卻主動把目光避開。

婦人不依不饒道,“讓嫂嫂見到沈大人,對你對我對你兄長都是好事,我能說的不多,咱姑嫂二人能相處的時間有限,趕緊把該教給你的說出來,免得以后沒機會相見。”

“嫂嫂,兄長他……實在太過分了!”馬憐咬著牙道。

婦人苦笑道:“一切都是為家族的利益,換了誰也不可能拒絕,你兄長現在已嘗到甜頭,這次家書中再次催促,你當我為何每次都來?唉!咱們女人命苦,必須得依靠男人生存……不要把所有希望都放在男人身上,他們對你好的時候甜言蜜語,百依百順,反之長年累月都不來看你一下……”

馬憐點頭: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明白就好,時間不多,把事情交代完我就該回去了!”

婦人言語中帶著唏噓,不得不趕緊把自己想說的說出,“有些事,我只能大致告知你,剩下的需要你自己慢慢領會……”

婦人在說,馬憐在聽,才不多便已面紅耳赤,連連道:“嫂嫂,還是不說了吧?”

婦人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:“怎么?聽聽便覺得害羞了?嫂子還沒覺得怎樣呢……這些在閨房中對女子來說都是司空見慣的事情,你當嫂子是害你?”

“可是……我還是不能接受。”馬憐撅著嘴道。

婦人無奈道:“把東西教給你,聽不聽是你自己的事情,沒人逼你學,等失寵的時候你就知道這些多有用了。沈大人身邊那些女子,都是大家閨秀,論出身和談吐哪個不比你強?但她們比你更拘謹,這才是你的優勢所在。”

馬憐蹙眉道:“嫂子的意思是說,我們這些軍戶或者是平民出身的女人,最大的優勢就是不要臉?”

“話雖難聽,但事實便是如此!”婦人用嚴厲的口吻道,“為何你大哥仍舊對外面的女人念念不忘?不是因為我沒有盡到妻子的責任,而是外面的女人比我更沒臉沒皮!認真學,如果你現在不想學或者學不會,那可能嫂子會親自教你!嫂子也不想走這一步!”

馬憐這下更覺得委屈了。

一個純真無邪的少女,突然見識到世道險惡,打從心眼兒里抗拒這么多黑色和灰色的事物。

之后婦人再說什么,馬憐便不再帶著羞澀的心態去聽,神情隱現羞憤,覺得這些事對女人太不公平。

婦人見小姑子心不在焉,也未加勉強,最后輕嘆道:“該說的差不多就是這些,之前未整理過,或許有疏漏之處,回頭想起再告知你……如果你以后住在深宅大院出不來,記得找人送封信出來……就算家里面見不到你的人,讓人給你傳遞書信也是可以的,你畢竟識字。”

“嗯。”

馬憐點了點頭,看向婦人問道,“嫂子若知道大人幾時來,會……來嗎?”

婦人先是沉默,半晌后點頭:“會!這是你兄長的吩咐,身為妻子,就該體會丈夫的難處,我已是馬家人,為了馬家中興,任何犧牲都值得,而且……這種日子我過夠了,或許能改變一下呢?”

馬憐不由皺眉,而且越皺越深。

最后婦人看著馬憐道:“你放心,嫂嫂不是那種恬不知恥之人,將來不會跟你爭什么,況且以沈大人的為人,應該不會做出強占人妻女的事情,要爭寵的人是你,不是我,我做任何事都是幫你,整馬家。”

“嗯。”

馬憐生在一個畸形的家庭中,雖然心底很不情愿,但對于一些事的忍耐程度,卻比普通女人高得多。

婦人站起身來:“東西全都拿出來了,簍子我帶走,你看還需要什么,以后有機會我給你一并送來。”

馬憐道:“貴重物件兒不必往這邊送了,我只想吃嫂子做的棗花糕。”

“就知道吃,跟小時候一樣,簡直是個長不大的孩子。”

婦人有些怨責,“咱姑嫂二人相處時候不短了,我一直把你當閨女看待,雖然咱們年歲相差不多,但自從進馬家門開始,不都是這么過來的?有些事,你別怨嫂嫂,這世道不由人,沒有誰愿意走到這一步。”

馬憐貝齒咬著下唇,走過去,跟婦人輕輕擁抱一下,隨即拿出一些東西來,都是沈溪讓人送來的精致布料和一些首飾。

馬憐道:“這是我送給嫂嫂的,兄長不會疼人,但我會,在我心目中嫂嫂是這世上最知情守禮的女人,沒有誰能比嫂嫂更有魅力。”

婦人不由莞爾:“瞧你這張嘴,跟以前一樣甜,那么討人喜歡,等你面對沈大人的時候也記得小嘴甜一些。”

馬憐或許想到什么,羞赧地低下頭。

“走了。”

婦人道,“不知道還能見你幾回,一定記得問大人幾時過來,以后你兄長全靠你了,你跟了沈大人,就好像入宮當了嬪妃一般。”

“嫂嫂,不必說了,我記下了!”馬憐一跺腳,羞惱地道。

婦人不再多言,無奈搖頭后,出得門來,馬憐親自相送。

剛走出門口,姑嫂二人不由停下腳步,門前站著一個女子,馬憐認識,正是沈溪身邊得勢的云柳。

寒門狀元 第二〇五七章 姑嫂情

在搜索引擎輸入 "寒門狀元 PHP文學" 或者 "寒門狀元 phpwx" 就可以找到本書
上一章  |  寒門狀元目錄  |  下一章
全站強推小說編號
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